香柏木.来去.留学.移民 - ComeGo.com

查看: 2496|回复: 3

迷人科西嘉岛 法国最大岛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9-11 17:08: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科西嘉的迷人特质丝毫不比那些遥远的旅行目的地逊色。勒克斯咖啡馆的窗户上雾气迷蒙。从地中海刮来的寒冷飓风把这个港口小镇卡尔维(Calvi)弄得潮乎乎的。当我沿着一条狭窄的街道匆匆朝这间咖啡馆优雅的19世纪门脸赶来时,我无法预料将会看到些什么。


Cliff-Building-Sea-House-Corsica-France.jpg

       从沙滩到拥有1200年历史的村庄,在我想象中,应该有一群来自五湖四海的客人,也许还有沉浸在爱河中的伴侣在咖啡桌上双手交握。算了吧,事实上咖啡馆里充斥着浓重的烟味和一群工人,他们看起来阴郁而严峻,似乎还遵循着科西嘉历史上特有的维护荣誉和复仇的准则——仇杀,时刻准备用枪支解决争端呢。


       当我走进去时,里面的谈话声慢慢安静下来,好像我无意间撞到了一个阴谋。我原想表现得自信些,结果却在门槛上绊了一下。我趔趄着,尽量稳住脚步,满脸庄严地走向吧台,这时许多双眼睛都聚焦在我身上。我坐在惟一的一把空凳子上,把我的科西嘉地图和雨我说:“有两周时间。”


       他吹了声口哨,频频摇头,然后不由分说拿过我的地图开始在酒吧里传阅起来。


    “你们知道美国人啊”,喝啤酒的酒客说:“就给自己两周假。”


    “真不开化。”我右边的客人说。这三个人轮番在我的地图上又标又画,用小箭头指向他们认为能够代表科西嘉之魂的地方。其他人也围上来,纷纷贡献建议。


       一个人说:“去像牧羊人一样吃饭,回到土地上去。”


       另一个也同意:“对,去纳比欧(Nebbio)的农场。”


       喝啤酒的客人说:“科尔特(Corte)好,在山里。那儿充满爱国情操,风景绝佳,还有一个新的文化博物馆,棒极了。”


       有人问:“你会去阿雅克肖(Ajaccio)吧?那里是拿破仑的出生地。”


       喝啤酒的客人生硬地反驳道:“除了让科西嘉变得更加法国之外,他还为这儿做过些什么?”


    “不谈政治!”酒保打断他们:“你们说起话来活像他们中的一员。”他指的是暗中活跃的科西嘉分裂运动,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一直断断续续有所动作,主要行为是在道路指示牌上涂鸦,把上面的法语抹黑,只留下科西嘉方言,搞得我天天迷路。伞放在柜台上。雨伞突然自己弹开了,将邻座的一杯啤酒结结实实地撞翻在铺着瓷砖的地上。这下子,整个咖啡馆鸦雀无声了。


       酒保过来解围,“是个意外。”他粗声喊到,为自己带一双登山鞋,准备好好练练它们吧。


     “科西嘉人的精神中对自然有一种很深的尊敬。”让-雅格斯·甘巴勒利解释到,他是《科西嘉-马丁》——科西嘉岛惟一一份日报的编辑。徒步旅行者会在每一个山弯发现快乐。经验丰富的健行者可以尝试一条很有挑战性的著名长途山道GR20Trail,或叫Fra Li Monti,这条路从西北面的Calenzana到西南面的Conca,绵延112英里,陡峭的上下坡共有33000英尺。Calanques de Piana的花岗岩地貌使它成为“百看不厌,常看常新”的地方,这是安娜贝尔·乔卡,《女性视角》杂志的编辑说的。通往这里的好几条路都始于Piana的东边,沿D81修建。


78.jpg

       从西岸的波尔托镇起始的D84公路沿着Spelunca峡谷的灰色花冈石悬崖往上爬,经过Evisa这个小小的高地度假胜地,然后在Col de Verghio跨过科西嘉的大陆分界线。拉瑞乔松树和山毛榉的混合树林形成了2600*5400英尺高的Vizzavona森林,位于迪瓦山(7838英尺)东南坡上的这个森林动植物特别丰富,还伴随着瀑布飞流而下的声音。森林与GR20 Trail交叉,可以搭火车(Vizzavona村有一站)和汽车(从阿雅乔上N193号公路)前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9-11 17:16:03 | 显示全部楼层
       科西嘉旅游细节

       什么时候去? 科西嘉岛最好的旅游时节是5月和6月,白天比较长,阳光充足又不会太热。9月也不错。每年夏天,尤其是从7月到8月,成群的欧洲游客抵达科西嘉岛。从11月到来年的复活节,岛上很安静,多数酒店在这个时期都会歇业。


       乘飞机:阿雅克肖和巴斯蒂亚机场有航班来往于法国大陆。卡尔维和博尼法乔有更小的机场。


       乘渡船:三家渡船公司S N C M ( w w w .sncm.fr),Corsica Ferries和CMN在大陆和岛上几个港口(包括阿雅克肖,巴斯蒂亚和卡尔维)间建立了水上通路。所有轮船都可承载汽车。


       怎么出行?游科西嘉岛最能观赏风景的方式是乘火车(Trinichellu;www.ter-sncf.com/trains_touristiques/corse.htm),但是对大多数目的地来说,铁路旅行不太实际。岛上的巴士网络也可以有限利用,但是速度又慢班次又少。租车、摩托车和滑行艇都可以。但是注意:科西嘉岛上的蛇形公路不适合精神不济的司机。


       岛上的犯罪率?科西嘉那些鼓吹独立的民族主义者很少把目标对准游客,游客可是岛上的经济脊梁。实际上,科西嘉岛的犯罪率比法国大陆还少。我到科西嘉还不到三天,已经发现法国这片近海领土的景致有着令人惊叹的多元性,以至于拿着科西嘉岛的照片,你可以告诉朋友们你到过十多个遥远的旅游胜地。


       科西嘉岛高出地中海平面8800英尺,离意大利西海岸50英里,离法国大陆约100英里,面积很小,长114英里宽52英里,比夏威夷的大岛(Big Island)还略小些。然而,其地貌和海拔的差异实在惊人,你可以把它多雨的中部山脉权当法国境内的阿尔卑斯山;在阿莱利亚(Aleria)的罗马废墟上摆个姿势,你又可以对着照片大唱西西里岛赞歌;站在阿戈利亚泰(Agriates)沙漠的羊群和仙人掌中间,则可以编一个背景设在西班牙安达卢西亚的故事。


79.jpg

       那是你在加勒比海享受阳光浴吗?在科西嘉岛西南部碧绿的水湾和雪白的沙滩上拍张照,就像每年来这里度假的150万游客们(大多数是欧洲人)所做的那样,你就可以夸口说在加勒比度假了。把租来的帆船泊在碧蓝的波尔托海湾,在船上摆个姿势,你可以宣称你曾扬帆遨游过希腊诸岛。你当然不会这么说,可是你完全可以以假乱真——在没人发觉的情况下。


       不过,虽然科西嘉岛跟许多其他大陆上的地方比起来景色相似,它的灵魂却是独一无二的。科西嘉的血管中流淌着古老的法国和更古老的意大利血脉,但这个遗世独立的海岛保留并珍藏着自己独特的文化。坐上Trinichellu火车(科西嘉上连接巴斯蒂亚和阿雅克肖之间的跨岛铁路)从巴斯蒂亚镇驶出的一段观景之旅上,我看见了能够表现科西嘉之魂的第一幅画面。我的目的地是位于西海岸的一个13世纪的古城卡尔维,需要通过一条铁路支线才能到达,这条支线横穿巴拉涅(Balagne)——这是个牧羊区域,那里的很多村庄具有1200多年的历史了。


     “你知道亚力山德拉-古斯塔夫·埃菲尔在这条铁路的修建过程中扮演的角色吗?”火车票代理用带着浓重科西嘉口音的法语问我。如果他跟我说纯正的科西嘉方言——对我来说好像一大堆模糊的意大利音节——那我可一个字都听不懂。


     “是埃菲尔铁塔的那个埃菲尔吗?”


     “没错,你会跨过他特别设计的大桥。”“还是最初建的那座吗?”


       票务代理抬了抬下巴,说:“还依然结实坚固,先生。不用担心。”


     “我对埃菲尔先生很有信心。”


     “他是个天才。”


       用柴油驱动的Trinichellu更像是有轨电车而不是火车,它一路朝南驶向果洛(Golo),这是一个青翠的峡谷,有大片的森林、牧草和奔流的溪水,埃菲尔先生那用人工凿就的石头和铆接起来的钢铁建成的高架铁路桥就横穿过这个峡谷。这里的景致犹如一幅19世纪法国农村的油画:石头农庄,岩石垒成的篱笆,土路和带着狗的牧羊人。岛上26万多人口中大都分布在海岸沿线,使内陆居民惊人地稀少。


       火车到达卡尔维时是下午了。我四处转了转这个蜜色的碉楼(Citadele),就是“城里的村庄”,这在科西嘉岛的城镇上是很普遍的,这些村庄还常常是游客如织的景点呢。随后我一头扎进安妮·康索缇那间挂着蕾丝窗帘的小茶室A Scola,曾经是当地一所学校。6个法国外籍军团成员穿着紧身迷彩服和闪亮的黑色战斗靴列队走进来,要了一张桌子,6个人坐得笔直。我一边看地中海的海水拍打下面的岩壁,一边等着康索缇夫人烤出我要的甜点——我点了一只柠檬蛋糕,它实在太受欢迎,搞得店主人有点供不应求了。“这让我很骄傲。”她说。


       就是在这天下午我碰到了勒克斯咖啡馆那帮伙计的,他们把我的地图标注得活像一份作战地图,指点我又回到巴斯蒂亚。说起作战地图,自11世纪意大利人第一次占领岛屿以来科西嘉人可是没少见过,岛上的人们直到18世纪中叶一直在坚固的望塔里抵抗入侵者,至今还有近70个望塔像一颗颗钉子一样插在沿海的各景点。


       这些望塔记录了我沿着Cap Corse的东海岸由南向北的行进路线。Cap Corse是岛上一个狭窄而孤独的北部半岛,它宽广平坦,布满海藻的沙滩让我想起意大利威尼斯以南的亚得里亚海岸(就是缺了意大利人)。在Erbalunga的望塔上,我郁闷地发现这个漂亮的艺术家聚居地竟被一车德国游客“霸占”着,我懊恼不已,忍不住在想象中向下面这些汉堡人头上大泼滚油,要不就泼凉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9-11 17:22:5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天,在我游览过Cap Corse那陡峭的西部峭壁后,心情好多了,这些海岸峭壁和加利福尼亚的大索尔岬角(Big Sur)非常相似。我在Patrimonio附近纳比欧地区找了家酒庄吃午饭,任何一个意大利农民都会在这儿备感亲切。然后我从巴斯蒂亚一路爬到科尔特,这是个大学城,坐落在巨大的花岗岩山群中,很像意大利的多洛米蒂山(Dolomites)。科尔特在科西嘉历史上举足轻重,曾经是巴斯夸·帕欧里(Pasquale Paoli)的大本营,18世纪中叶帕欧里带领岛上人民从意大利人手中赢得了独立,可惜他尚在襁褓中的国家仅仅在几年后就被法国人占领。从1755年到1769年科西嘉短暂的自治期间,科尔特一直是首都。那天是我在科尔特住的第一夜。我徒步穿过勒斯托尼卡河那藏在8000英尺的山峰阴影下松树丛生的峡谷,又拖着滞重如橡皮一般的双腿逛了逛老军营区的帕欧里宫,最后一屁股坐在de la Place咖啡馆前廊的一张椅子上,点了一碗热气腾腾的ragout de sanglier——就是浸泡在浓浓的番茄红酒沙士中的野猪肉炖洋葱,辅以大蒜、百里香和月桂等香料佐味。如今,守卫着帕欧里宫的是这位伟人(民族之父)自己的青铜塑像,8英尺高的塑像脸上挂着轻蔑的冷笑。


81.jpg

       繁荣而时尚的阿雅克肖是科西嘉岛各城市中法国味儿最浓的一个。三色旗和拿破仑这位皇帝的纪念碑一样随处可见。拿破仑1769年出生于阿雅乔一个律师之家,母亲是贵族小姐。波拿巴家族以前是科西嘉岛上的革命派,善于识别政治风向,他们把9岁的儿子送进大陆上一间精英的法国军事学校,在学校同学常常嘲笑这个孩子的岛上口音,一个班主任不再叫他的科西嘉名字拿普里奥,而改叫他拿破仑。


       在波拿巴家族4层楼的连排别墅(阿雅克肖人气最高的景点)中,我的导游宣布道:“这里,就在这个房间里,法国最伟大最有远见的领袖诞生了。”


     “就在这里?”我非常震撼地问道。


     “据说是。”她闪烁其词。应该说拿破仑确实为阿雅克肖赢得了美名,尤其是和他的母舅约瑟芬·费斯奇比起来。约瑟芬通过家族关系得到了据说是巴黎以外法国最好的意大利艺术品,最后作为遗产留给了这个城市。一卷卷的油画,包括波提切利和提香的作品,现在都挂在宏伟壮丽的费斯奇博物馆中。我被博物馆中满坑满谷的大师之作搞得有点昏昏欲睡,就拐进一个展览拿破仑私人用品的地下室(他的私人用品真不少),一套小号的军用束身上衣和马裤充分说明了诋毁拿破仑的人为何戏称他为“小个子下士”。


     “他这套衣服是孩童时候还是成年后穿的?”我问导游。


     “真正重要的是他的历史高度。”导游显然有点恼怒地打断我,同时也有效地回答了我的问题。


       徒步在阿雅克肖老城区闲逛,感觉仿佛置身于法国里维拉的某个城镇。走进一家时装店,我试穿了条黑色皮裤(“你看起来相当不错。”售货员小姐对我撒谎);又浏览了一些现代艺术画廊(记忆不深);然后在一家高级古董店里为买不买一个据传为拿破仑私物的墨水池而做思想斗争(最后我没买)。似乎没有人非要向我兜售些什么——都只是在两声清脆的门铃响后朝我微笑问候“你好!”散布在银行、珠宝店和精致的法式糕饼店之间的是昂贵的咖啡馆,时髦男女戴着黑色的名牌太阳镜坐在咖啡桌旁看着我观察他们。


       然而,即使处于这一片浮华之间,在附近的Cesar-Compinchi农贸市场上,侍者让·米歇尔·安东尼尼却一声吆喝端给我代表科西嘉之魂的熟肉拼盘。“科西嘉之魂!”他叫道:“牧羊人吃的东西。”


       拼盘里有c o p p a (猪腰肉香肠),s a l a m u (干沙拉米),prizzutu(烟熏陈年老火腿),还有 figatellu,一种用加过香料的公猪肝制作的肠,是科西嘉菜中的特色食品。这里的猪肉,传统上是取自野猪,带一种甘甜的辛辣,类似坚果的口感。


     “那是因为有maquis”,让-米歇尔说,他指的maquis就是科西嘉岛上芳香的野生矮灌木丛,主要由橡木、长春树、野生月桂和迷迭香组成,之所以取这个名字是因为二次世界大战时的抵抗运动战士藏身在这些灌木丛中。


     “猪就靠吃这些灌木丛里结的榛子和橡果为生。”他一面解释一面给我盛上羊乳酪,羊酪被统称为“布鲁特切”,其中有一种叫尼欧鲁,粗糙外皮下的内心又香又滑;还有一种叫萨特诺,很硬,味道很刺激;卡林扎那则是柔软而辛辣的。我最爱的一种叫爱之麻(brin d’amour),外面覆盖着一层厚厚的绿色maquis酱。去博尼法乔(Bonifacio)的途中经过科西嘉的南角,我顺道去阿雅克肖港湾旁边一处明晃晃的灼热沙滩上闲荡了几小时,然后开始向内陆进发。两腿发软、浑身被晒得通红的我穿过起伏的低矮小山,这些山丘跟加利福尼亚中部海岸的山很像。我听了勒克斯咖啡馆那帮哥们儿的建议,逛了逛石器时代的村庄费利托萨(Filitosa),离萨尔泰纳(Sartene)不远,大约3400年前一个游猎部族在这里雕刻了巨大的花岗石石柱像,就是现在大家所知的史前时期的神秘石柱。


82.jpg

       博尼法乔是个14世纪的高级住宅区,高高的防御城墙下的狭窄海港好像一个峡湾,周围酒店环绕。博尼法乔的最后一夜,在城里著名的石灰岩断崖上的我站在阵阵海风中,看太阳落在向南9英里之外与这里隔着滔天白浪的撒丁岛上。晚饭后我在海滨漫步,观赏海湾里的游艇,码头上熙熙攘攘的都是游客和当地的情侣;一间迪厅挤满穿黑色皮夹克和蓝色牛仔裤的年轻人,疯狂的音乐节奏将科西嘉之魂震得荡然无存。


       大约午夜时分——底下的俱乐部还兀自鼓噪不已——一个让人发根竖立的惊人闪电击中海港对面的低矮山丘,接着响起一阵我从未听过的剧烈雷声,博尼法乔陷入一片漆黑,伴着闪电雷鸣科西嘉之魂又杀回来了。一场暴雨立即清空了下面的码头。高高的碉楼上有人在一扇窗户里放了支蜡烛,成为雨中的一小簇光亮。雷电持续了两个多小时,闪电好像发起持续猛攻的密集大炮,每一次卷土重来都释放出巨大的能量。在狭窄海湾的垂直石灰岩壁之间激荡而生的回音让雷声更加震耳欲聋。迪厅最终放弃,关门了事。当我再次推开窗户,外面的空气清新甜美,带着灌木丛的香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9-11 17:28:23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化补给站


77.jpg

       科西嘉之魂 这个独据一隅的海岛有着自己的独特文化


       善良朴实的人:科西嘉是个农业地区,住着善良朴实的农民和城镇居民,方言更接近意大利语而不是法语。虽然在那里你会受到热情欢迎,但不要指望他们一看见你脸上就自动浮现一种假笑。在这里待上一阵,赢得他们的接受和真诚的微笑。


       新鲜的海味新鲜的酒:红葡萄酒或者白葡萄酒——你也许从一只酒杯也可能是从一只水杯中喝到它们。你的葡萄酒不会很时髦,但是它会很新鲜。吃饭时,把你的双手放在桌上(别放在腿上),整个吃饭过程中不要调换拿刀叉的手。这里的咖啡,传统上都是在甜点之后,而不是跟甜点一起上。甜点也可能就是橘子,在吃之前要很讲究很彻底把皮剥了。


       男人和女人:大男子主义在这里很盛行,男人和女人的角色在几个世纪以来就已经深刻融入日常生活的社会。女人应该准备着接受男人的指手划脚(然后把它们当成耳旁风);一个女人出门必须有另一个女人或她认识的男人同行,尤其是在晚上。女人们在公众场合常常手挽手一起走路。


       日出,日落:一天最忙碌的时刻也许是大清早也许是黄昏日落时,中午,生活就开始缓慢得犹如爬行,这时商店都会因为享受午餐而关门几个小时,等午睡到快黄昏时才重新开门。晚饭大概会在9点钟甚至更晚进行。


       来源:《时尚旅游》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小黑屋|Archiver|香柏木.来去.留学.移民 - ComeGo.com ( 京ICP备11046589号 )

GMT+8, 2019-5-25 12:04 , Processed in 0.140625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